靈探手記之鬼線人 (1)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砰!…轟隆隆…」隨著一聲由碰撞發出的巨響後,跟著就是汽車高速開走的聲音。

沙展威心知不妙,立即調頭跑回剛才跟魚仔分手的地方,這一刻他終於明白到魚仔的擔心不無道理,他只希望事情不是發展到他最不想見到的結局。

沙展威是九龍某個警區內掃毒組的沙展,該區品流複雜,夜店開得整條街都是,夜總會、桌球室、卡拉OK、甚至一樓一,你說得出的娛樂消費場所比比皆是,隨之而來的就是毒品交易,K仔、搖頭丸、冰、大麻都是夜場內流行的毒品,警察查牌,一開燈,廁所就傳來一連串的沖水聲。紅男綠女一個個連站也站不穩,沙展威對於這些情況已是見怪不怪,但是三害(黃、賭、毒)之中,他最痛恨的就是毒品,因為任何人只要一沾上毒品,他這一生就完了,甚至到死亡一刻,也渾然不覺。沙展威曾經多次在街頭救助一些過度濫藥的少男少女,看見他們家人在醫院內哭得死去活來的情況,他矢志要將區內的毒品拆家全部掃清,可是一雞死、一雞鳴,他在這個社區已經歷第八個年頭,毒販他拉了不少,但是數量卻有增無減,有時候,他也會感到洩氣。

沙展威從遠已經見到魚仔倒臥在血泊中,右腿更被輾斷了,附近站著幾個途人,當中有人拿出電話報警,更甚者有人將現場拍照上傳至社交網站。

「差人做事,走開!」沙展威將幾個好事之途人趕走,將手放到魚仔頸部的大動脈處探索,魚仔雖然仍有脈博,但是已經十分虛弱,沙展威知道他是捱不到等救傷車來到。

「魚仔!頂住呀!救傷車就快到。」眼淚不受控地沿著沙展威的面龐滴下。

「威哥…我無呃你…他們真的要…買起我」魚仔氣若游絲,就算不是醫生也知道他命不久矣。

「我信你,係我唔好,我以為他們只是想嚇唬你。」沙展威內心極度自責,他後悔當初沒有認真對待這件事,現在已經恨錯難返。

「幫我…照顧…」魚仔用盡全身氣力,掉下最後一句說話。

「放心,我會照顧她!」沙展威看見魚仔雙眼漸漸瞌上,嘴角帶著一絲微笑撒手塵寰。

魚仔其實一直都是沙展威的線人,兩年來,魚仔總算幫過沙展威破過兩次毒品交易案,雖然不是甚麼大案,但總算叫有所交待。唯一令沙展威不滿的是魚仔積習難改,試過在夜場被沙展威發現他索K,但魚仔個性總算不太壞,沒有做過甚麼大奸大惡的事,還有一點,就是魚仔生性孝順,對於由細照顧他到大的總算不離不棄,每星期都會抽空去老人院探望,而老人院的天台就是兩人交換情報的老地方。

「今次我真的會做場好戲給你看,我估成單交易至少有一億!」魚仔口中吐出數個圓型的煙圈,一幅籌躇滿志的樣子。

「一億?你唔好吹咁大,你上次夠話係單大案,等我還申請了一隊SDU做支援,結果給我班伙計笑足我一個月。」記憶猶新,沙展威當然沒有將魚仔的話照單全收。

「威哥,信埋我今次,我泊了一個好碼頭,保證係單大案!今次如果成功拉到人同貨,說不定警司都有得你做!」魚仔立時肅然起敬,舉起左手向沙展威敬禮。

「警司?你不要連累我份工也沒有就感激萬分了。」沙展威一手捉著魚仔,作狀要拍打他的頭。

兩人像小孩一樣在天台你追我逐,嘻笑聲充斥整個天台。

夜深人靜,沙展威剛探完魚仔的,可是他實在不忍心說出事實的真相,結果他向撒了一個謊,訛稱魚仔跟朋友出國做買賣,要過一段時間才會回來香港,這段時間,他會代魚仔來探望她。

「威Sir,魚仔是不是又做錯了甚麼事?給警察拉了,你不要騙我。」雖然年紀大,但腦筋依然十分靈活。

「絕對沒有這回事,魚仔真的跟朋友出國做大生意,這裡有兩萬元,是他臨上機前叫我帶給你的。」這兩萬元其實是沙展威和一班同袍做的帛金。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魚仔沒有甚麼朋友,就只有威Sir你一個好朋友,這些錢麻煩你幫我開個戶口儲起吧!我這個孫三更窮、五更富,這些錢留起來,等他將來有需要的時候,你就給他吧!我一個老人家,用不著這些錢…」沙展威強忍著眼淚,然後找個藉口,匆匆離開了。

同一個天台,可惜今晚就只有沙展威一人在吞雲吐霧。他點起香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就在沙展威吐出煙霧的時候,煙霧竟離奇地結集成一個個圓型的煙圈……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真實靈異檔案

以上內容純屬個人及友好們的真實個案,如有類同實屬巧合。
撰文:鬼太座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