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的「倫敦金」事件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暑期已來臨了!

大學裡的飯堂、圖書館,沒有說廣東話的學生,溝通只有用普通話,因為只有內地生仍努力地在圖書館溫習,本地生已四鳥獸散,搵暑期工、回家渡暑、卡拉OK、遊行示威各式其色,大學頓然變成一片「紅」。

大學的另一邊一廂,是輪候面試的本地研究生,他們口中又是一句的怨言,指內地生霸佔大部份研究院學額,本地生有份交稅,但受益的是內地生,非自己。

前者表面上是本地生貴人善哉忙關係,非內地生霸佔大學學園設施,與後者沒有關係。但細心看,大學收錄內地生比率一年比一年高,眼看大學說英文的學生有減無增,說普通話的則有升無減,縱使內地生的學費比本地生高,但對每位本科生20多萬的成本來說,根本是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去補貼內地生。再者,本地有資格入讀本科或研究院的大學生,就變相少了機會,尤其是研究生,香港生只有迫讀沒有政府資助的自資修讀課程,學費高達10萬一年,而政府資助的研究課程,清一式是說普通話的大學生,他們修讀後又回國,納稅人白付鈔資助他們,而香港人在沒有學位及金錢交學費下,迫得回祖國進修,看來政府這名為國際化大學教育,又是「倫敦金」事件的教育翻版。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02

政文人 – 梁德民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