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綺雯 幸福的小女人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一九八九年,年僅十九歲的萬綺雯參選亞姐晉身娛樂圈,之後星途便一帆風順,每套劇都是擔任女主角,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我和僵屍有個約會」的馬小玲。2012年她選擇加盟無綫,歲月似乎沒有在她臉上留下痕跡,她依然是每套劇的女主角,依然令人眼前一亮。除了演藝事業再創高峰外,她的感情世界亦令人艷羡,與編劇陳十三閃婚已十三年,兩人始終是恩愛如昔,亦蠻有信心攜手同行人生路。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vol15-cover01c

記:你最為觀眾熟悉的角色是馬小玲,相隔多年復出並加盟TVB家庭感覺如何?

萬:加盟這個大家庭,六月就一年了,比我想像中較容易投入,開心好玩而且每一套戲的對手都很好,挺幸運的,和他們合作有難忘的回憶。

記:是否每一個角色對你來說都是新挑戰?

萬:可以這樣說,我去TVB是因為希望嘗試不同的角色,TVB有很大的平台,可以不停試不同的角色,這亦是我再次拍電視劇的原因,現在我會挑自己沒有演過又令我有心跳感覺的角色。

記:還有什麼角色想嘗試呢?

萬:穿旗袍!我想過很多次希望有套戲可以穿旗袍,我喜歡較有古典味道的感覺,很想演繹那個年代的角色。而最近休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和自己的契仔去玩耍,突然我很想和小朋友合作,不管是做媽媽,還是跟別人的小孩。其實我很喜歡小孩子,很喜歡和他們互動,平常拍完戲他們叫我做契媽,感覺好過癮。不是說我想再演什麼角色,我覺得與每一個不一樣的對手演戲,可能角色類似,但會找到不一樣的感覺,不一樣的愛,有一個好的對手是一個好的嘗試,大部份TVB藝人都未合作過,每一個都會有新火花。

V1paper-vol15-cover01a

記:還想和哪一位TVB男藝人合作?

萬:我不知道,每一個都很帥氣,他們各人性格都不一樣,第一套是安仔郭晉安,他是家庭型的,觀眾很容易接受,接著是三哥,他一出來,每一個人都說:「你真的好幸運,你每天拍戲可以抱著三哥。」我說:「為什麼是我幸運,不是他幸運?他都可以每天抱著我。」老實說和三哥演夫妻、情侶,很容易投入,你看著他更會很欣賞這個男人,愛的戲份自然就會流露出來,太簡單了。然後「食為奴」就是和 黃智賢、張繼聰合作,我們三個人有一段感情,三個都比較年輕,而且是古裝,感情比較單純。拍的時候飛稿飛得很嚴重,我們三個拿著劇本研究,我們心態是這樣的「廿幾歲的心態是如何呢?」突然之間就好像回到初戀的感覺,它很新鮮、甜蜜。下一套是十一月開拍,很大機會是BOBBY歐陽震華,是一套時裝開心劇。

記:現在是否喜歡拍喜劇呢?

萬:沒有,因為那個女生好可憐,觀眾看完每一個人都覺得不可以生她氣,她只是為愛走錯路而已,這是我當初接這個反派的原因,本來她就是一個悲劇。我很想觀眾同情她,她可能為愛做錯了很多,但她的愛是沒錯的。現在很高興,觀眾感受到該角色有多悲劇,但這種類型不可多拍,那個過程很痛苦,因為要不停哭而且好累,又有很多不好的事,雖然是活該,但還是可憐的。「食 為奴」是古裝,又要打,都是我親身上陣,有三角感情,「你愛的不是愛你的」感覺很慘,這種感情來得細膩,有很多不同的感覺。

V1paper-vol15-cover01b

記:拍第一套劇時,王祖藍就說過看好你當視后,你想得獎嗎?

萬:有嗎?我沒想過。我這個人拍戲時就給自己很大壓力,我是追求完美,對自己要求很高,如果還要想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就得想太多、太過份了,到時我會無法承受,不管有沒有獎,那個過程我享受了都算賺到。我得到的比很多人都多,每一個對手都很照顧我,單看這一點你管什麼拿不拿到獎!如果我得獎,但拍得不開心,那有什麼用呢?人生最重要是開心更何況是當視后,隨緣吧!要給你就會給你,不給你的去爭亦沒用,你管好自己,做好自己就夠了。

記:之前你淡出,這次為何復出?

萬:我沒有淡出,我只是挑自己喜歡的工作,導演許 鞍華、劉青雲、吳君如、周慧敏,他們叫我,我就出來。然後接香港電台比較寫實的劇目,像演吸毒的角色、帶小孩的角色,希望社會多些人了解他們的狀態,然後去幫助他們。之後又去內地演了兩個舞台劇,又在各地巡迴演出。我其實沒停過,但就比較挑,我除了照顧家庭以外,其實時間不多,如果可以的話,在有限時間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可以百分百投入,身邊人一定可以看得出來。當初TVB找我,我本來是一年拍一套,意想不到一年拍了三套,但我應該去拍的。「好心作怪」這個角色這麼好,叫我怎麼推?那個太心動了。「食為奴」是之前「老表」的監製新哥,他對我們都很好,他打電話來當時我很想休息,他叫我玩下先,最後就拍了。

記:那是否須要向另一半解釋?

萬:基本上不須要。

記:你做任何事他是否都支持?

萬:「好心作怪」我沒問他就接了,本來我是推的,因為檔期不合,之後我回公司碰到監製和編審,我和他們說對不起,之後我就駕車離開,他們卻打電話給我,問我可否回去聽一聽故事,我心想:「慘啦!當面我又拒絕不了,我又不認識他們。」但一聽那個故事就被吸引著,沒有問任何人就接了,我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我的直覺蠻準,我演戲那麼多年,覺得自己應該去演的就應該去演,對手亦是,我喜歡那個對手,拍起戲來會很好,因為本身有感覺演出來就會更投入,在拍攝的過程中,最好的一點是與每個對手合作,我很快就可以找到你的優點,對朋友亦是,要找優點一點亦不難,我會在旁邊觀察,一、兩天後我就會看到那個人的優點。演戲時通常對手要愛上他,本身我已經對他有感覺了,演起來亦比較容易,我想這亦是我的優點吧。對手要愛上他,那我已經對他有感覺了,演起來亦比較容易,我想這亦是我的優點吧。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