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會被視為包袱

政府撥四十三億資助貧苦家庭生活;關愛基金又撥款資助大廈劏房戶;再加上施政報告上對綜援戶及公屋租戶發雙糧,這一切的歌頌是從何而來,是我們香港人的稅款,但有份繳稅的一百萬的香港人之中,卻有多少個人能在自己的稅款上分得一點點回發呢?有誰補貼中產呢?試問在今日樓價高企、租金高昂、物價高漲上,中產人士基本上入不敷支,尤其是家庭收入只有二萬至三萬元的中產家庭,有份貢獻,但沒有份兒分享成果。為何香港社會逐步走向福利社會,偏向將財富再分配給草根階層呢?是否香港的自由主義思想已沒落或是政治選票及支持度預定地位呢?

梁振英上台前,在競選時以深水埗窮人,老人福利為籌碼;各政黨為選票,也傾向為窮人、草根階層爭取,民選成份愈大的各大小選擇出台,這種以基層挽選票的情況會愈來愈普遍。若然這情況持續下去,社會變得更加短視,缺乏長遠目光,不會為長遠定下扶貧方案,加上如何從教育入手幫助窮人脫貧,目前只是一兩次的遊學補貼,煙花燒光後,又打回原形。再者,又激發起階級仇視,窮人會被視為包袱;中產又覺得被社會邊緣化,政黨們目光遠大點吧!選舉並非一兩日的事,是長做長有的項目!

blog02

政文人 – 梁德民

作者簡介

評論

評論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