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靈異短篇 – 人玩鬼,鬼玩人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這是一個曾經在警隊內流傳的鬼故事,故事發生在多年前,港島區其中一隊衝鋒隊的隊員懷疑集體撞鬼,這件事當年在警隊內十分轟動,但亦有人說只是以訛傳訛的故事,由於牽涉在整件事中的人受到上級指令 ,要對事件三箴其口,故此這個鬼故事一直沒有廣泛傳開,直至……

港島區衝鋒隊沙展德哥,性格隨和,對下屬又十分照顧,所以甚受下屬的歡迎。另一方面他是警察足球隊的隊員,所以平時下班後都會相約一班下屬到球場切磋球技,彼此交流一下。不過,自從發生那件事後,德哥離開了警察足球隊,而且從此不再踢足球,朋友和同僚問起,他只會推說年紀大,身手已沒有以前般靈活,所以不想再踢波了。直至他退休後,在一個與退休同事的聚會上,席間有人講到在當警察的生涯中曾經遇過的靈異事件,德哥當時幾杯到肚,一時興起才將這個埋藏在心裡的故事向現場的人講出來。

故事發生在二千年初,德哥是港島區衝鋒隊的沙展,在十一月的一個晚上,他跟隊員乘坐衝鋒車上到半山的一段道路巡邏,當晚的天氣有點涼,月正當空,所以德哥跟其中兩名衝鋒隊員阿志和富仔按步當車,沿著半山的路線巡邏,三人邊談邊走,由於他們三人都是足球發燒友,話題都離不開國外的賽事,三人走得累了,索性在路旁的一個小涼亭暫時歇一會。

「砰!」遠處傳來一下物件撞向牆壁的聲音。三人沒有多加理會,繼續剛才的話題。

「砰!」這一下比起剛才的聲音更響,來得更近。

「好像在那邊傳過來。」德哥望向阿志和富仔,示意他們兩人過去查看一下。

兩人拿起手電筒照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警察使用的手電筒比一般的手電筒照得更遠更光,但手電筒照過之處,除了幾株老榕樹和一幅護土牆外,兩人什麼也沒有發現。

「過去看看。」阿志說完已一馬當先走過去,富仔在後面跟著他。阿志走了幾步,忽然腳下一滑,整個人如滾地葫蘆般跌倒在地上。

「阿志,發生什麼事?」德哥見阿志跌倒,立即走過去扶起他,同時發現地下有一個足球慢慢地向他滾過來。

「哦!原來你『踩波車』,哈…哈…」富仔笑著拾起地上的足球交到德哥手上。

「這裡那麼偏僻,為何會有一個足球放在這裡?」德哥在富仔手上接過那個足球,發現這個足球頗為新淨,不似是被人丟棄在這裡的垃圾。

阿志拍拍身上沾著的泥,笑著說:「又會這麼巧,這個足球是名牌子,不是普通的貨色!」阿志一時技癢,從德哥手上拿過足球就踢起來,還即場表演了幾個花式。

「交過來…!」富仔接著阿志踢過來的足球,一轉身將球再踢給德哥。
三個人童心未泯,竟然就在涼亭旁邊的一塊空地上踢起波來,球來球往,玩得不亦樂乎。直至衝鋒車駛到涼亭旁邊,德哥看看手錶,才發現他們已經踢了三十分鐘有多。

「該回去了!」德哥向二人招手,示意他們上衝峰車。

「德哥,這個足球怎麼辦。要拿回去嗎?」阿志意猶未盡,還想帶走地上那個足球。

「不太好吧!可能是其他人遺留下來的東西…」德哥說完才想起這裡地處偏僻, 就是真的有人遺留下,大概也不會回來這裡尋找吧。

「一個足球罷了,又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就算丟了也不會回來找罷。」富仔右手已拿著足球,只等待德哥的同意。

「那好吧!我們落更後,可以在大地再踢過。」

富仔將那個拾回來的足球放進車尾箱,三人走回衝鋒車上,衝鋒車在半山上再繞了一圈,就驅車返回警署了。

晨光熹微,三人回到大地準備離開警署之時,富仔記起剛剛拾回來的足球還放在衝鋒車內,於是打開車尾箱準備取回那個足球,卻竟然遍尋不獲。

「你這個冒失鬼,是不是剛才忘記拿走。」阿志說。

「怎會呢?我放進車尾箱的時候,你也看見吧!」富仔申辯著。

「你兩個有青光眼嗎?那個足球不是好端端的放在座位上嗎?」德哥指著一個球狀的物體,正被一件風褸覆蓋著放在後座座位上。

「我明明記得自己不是放在這裡…」富仔走上車,揭開座位上的那件風褸。

「呀!……..」三個人同時間驚叫起來,蓋在風褸下的並不是足球,而是一個已經開始腐爛的人頭,一隻眼球在富仔揭開風褸的同時由人頭的眼眶裡跌出來,一直滾到車門邊。

在衝鋒車上發現一個腐爛的人頭,這件事在警署內引起了騷動,上頭聽取過三人的口供後,決定調派大隊人手到半山涼亭處尋找可能屬於這個人頭的屍體,結果在涼亭對落五十米的山坡終於找到了一具無頭屍體,驗屍官檢驗過後發現屍體至少死去個多月。至於為何一個足球竟會變成一個人頭這段事實當然沒有記錄在案,而三位主角都先後申請調離港島區的衝鋒隊,原因是那個心理陰影實在太大了。

這具屍體的身份最終被證實是一個賭波集團的骨幹成員,因為侵吞了一筆集團的巨款,所以被黑社會用家法處置,而他被人殺害的地方,估計就在那個涼亭,屍體隨後被人丟到山坡下。因為棄屍的地點十分偏僻,若果不是德哥他們曾經在那裡逗留,屍體最終可能會更遲才被人發現,更難確認死者的身份。在發現屍體後的半年,警方終於將兇徒繩之以法。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都市靈異短篇

以上內容純屬個人及友好們的真實個案,如有類同實屬巧合。
撰文:鬼太座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