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靈異短篇 – 武打小生撞鬼記 (下)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都市靈異短篇 之 武打小生撞鬼記 (下)

續上一回,因為X先生在車上睡過了頭,又沒有人發現他,如是者我當然被X先生和導演臭罵了幾句,還好總算有司機肥榮為我做證,才不致於死得不明不白。

「你剛才在車上真的沒有看到他?」球叔問道。

「真的沒有呀!我可以發誓。」我已經舉起三隻手指向天。

「不用了,我相信你,那就奇怪得很,若果他人真的在車上,沒理由你和肥榮會找不着他……除非你們兩個都被『鬼揞眼』。」

「球叔,你不要耍我了,我今天已經十分黑仔,還未開始拍攝,已經揹了這隻死貓。」當我正想離開的時候,球叔忽然拉着我的手。

「你手上面這塊瘀傷什麼時候撞瘀的?」

我端看着手臂上一塊又青又紫的瘀痕,形狀有如一個五圓硬幣的大小,「什麼時候撞傷呢?我完全沒有發覺,很奇怪一點也不痛。」

球叔再仔細看看我手臂上的瘀痕,「如果你真的不覺得痛,有可能這是跟惡鬼接觸過而做成的瘀痕。」

「球叔……你不要嚇我,好嘛?」我全身的毛管已經豎起。

「還好這惡鬼只是想警告你,他並非有心針對你,否則你不會只得一個瘀痕那麼好彩!」

「真的嗎?球叔你真的要幫幫我呀!」

球叔將手上的其中一紥香交給我,「你先將這紥香沿着服裝車八個方位插好,俗語好話,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在這種荒山野嶺,什麼山精樹妖都會有可能踫到,還是小心點好。」

我二話不說,將手上的香,跟着球叔的指示一一辦了。

深夜時份,整個竹林內除了鳥鳴蟲聲之外,就只有工作人員發出的噪音,幸好附近都沒有 人居住,否則必定惹來投訴,拍電視這一行某程度上都是容易招人投訴的行業。

零晨三點鐘,全組拍攝人員正準備拍攝今晚的一場重頭戲,X小生扮演的大俠要在竹林上空跟敵人過招,並由一棵竹樹跳到另一棵竹樹,鏡頭更要一直跟着X小生從竹樹間穿來插去。這個場面的拍攝比較複雜,所以副武術指導華仔跟攝影師兩人溝通後,亦試拍了好幾次,才正式由X小生埋位進行拍攝。

通常一些比較有危險性和高難度動作的鏡頭,都會有替身代替主角進行拍攝,不過,X小生的情況有點不同,他是武師出身,本身有功夫底子,所以就是拍攝一些高難度動作鏡頭,有時候他都會堅持親身上陣,這樣有個好處是拍出來的鏡頭會較為好看,「穿崩」的機會也會較少。有時候找不到跟演員身材相若的替身,拍出來的效果可能會很惹笑,尤其是由男替身代替女主角進行拍攝的時候,鏡頭拍不到樣子時就由替身進行拍攝,近鏡時樣貌標緻的女主角,一轉鏡頭後,身形一下子由瘦變肥、高變矮,這都是經常會發生的事。

「Action!」導演大喊一聲之後,八個負責拉鋼索的武師一起向前方奔跑,X小生和攝影師綁在身上的網索就會被拉起,鏡頭下的X小生就如懂得輕功一樣飛到上半空,可是,今趟只有攝影師被拉走,X小生被拉到一個人的高度時就沒有再拉上去了。

「Cut!發生什麼事?」導演大叫,負責拉X小生鋼索的四個武師,你眼望我眼,他們已經出盡力都只能將X小生拉到一個人高的位置,X小生比平時好像重了好幾倍,四個武師雖然孔武有力也不能再將他拉高一分。

「Sorry,導演!剛才地面有點沙,大伙兒才會失手,再來一次,一定沒有問題。」副指華仔向導演做了一個對不起的手勢,轉頭向其餘四人說「大家等會用力一點。」

「華哥,有點不對勁,剛才我們已經真的出盡力了。」其中一個武師健君回應他。

「總之,大家留神一點!」

「Action!」華仔等人立即出盡力拉動鋼索,但今趟X小生只是被拉到離地一米高的位置就停下來。

「Cut!有沒有人可以話我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導演以接近咆哮的聲線叫喊着,在場所有人都靜下來。華仔也感到不好意思,但實在想不出任何藉口。

「哈……你們今晚是不是沒有吃飽飯,所以出盡吃奶的力也拉不高我!」X小生那種輕蔑的態度,令一眾武師都火起三丈。

「導演,真的有點不對路,我們剛才已經出盡力,但X小生好像變了一塊大石頭一樣重!」健君按奈不住說出真相,眾人卻用看怪獸般的眼神望着他,他自己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華仔跟導演二人走過一旁相量,最後兩人決定加多幾個人一起拉鋼索,我跟肥榮都是其中之一。

「大家等一會不理三七二十一,總之一鼓作氣,拉到他飛上天為止!」華仔吩咐我們幾個臨時加入的拉夫。為免導演再大發雷霆,我們都決定等會出盡力拉。

「等陣不要太用力,小心跌倒!」站在我後面的球叔輕聲地跟我說,我點點頭示意明白。

「Action!」八個人用力一起拉着鋼索向前衝,X小生拔地而起,一下子衝到四層樓高的位置,由於用力過猛,X小生沒有如預期般在這個高度停下來,反而撞向竹樹,整個身子都卡在竹樹裹面,X小生痛至極點,如殺豬般大叫出來。

「哇!…救命…呀!」

其他人沒料到會這麼輕易就可以拉起X小生,都收不切腳步,結果大家撞倒在一起,如滾地葫蘆般跌在地上,只有我和球叔兩人沒事。

是夜,所有拍攝工作都停了下來,因為X小生受了傷,被立即送到醫院去。聽聞他胸口有幾條肋骨被撞斷了,要在醫院留醫兩個多月,因為這個緣故,監製決定臨時換人,X小生白白喪失了一個上位的機會。

當晚在返回公司的路途上,我多次向球叔詢問為何他好像早知道結果如此,但他總是笑笑口說:「我也不知道,只是有點預感罷!X小生這種人也是時候受點教訓。」

我相信球叔一定知道是什麼原因,只是他不想告知我吧,這樣也好,反正我這個人膽小,如果他真的告訴我看見什麼惡鬼的話,我一定會有好幾晚睡不着覺。雖然我沒有看見什麼鬼怪,但這也是我從事電視生涯中其中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件。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