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去京都當藝伎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京都曾經是日本的首都,除了充滿傳統氣息,也是日本文化的集中地,來到京都,當然要探索神秘又令人充滿遐想的藝伎。

日本藝妓的社會地位較娼妓高,且已形成一種極具代表性的傳統文化。藝伎身處的地區,被人稱為「花柳界」,因為藝伎要像花般美麗,同時要像楊柳一樣柔順,而且更要有圓滑的交際手腕。

藝伎的世界永遠讓人覺得很神秘,而且不少人會對她們有一點成見,有傳聞說,藝伎的初夜可供買賣,日本將之稱為水楊,另外還有傳聞說,每個藝伎其實都有贊助人,是這些贊助人包養她們。藝伎字面的意思,即是藝術人士,但很多人會以為藝伎即是妓女。這麼多年來,藝伎的工作是以唱歌跳舞或聊天的方式為客人提供娛樂。她們通常會在傳統的茶室跟客人見面,只有相識或經客人介紹的人,才可以安排見面,時至今天,情況還是沒有改變。(但事實上,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為止,日本各地都廣泛存在這種形同娼妓的賣身藝妓。儘管如此,真正一流的藝妓還是「賣藝不賣身」的。)

要成為藝伎,必先經過長達六年的訓練,在學習的期間,不可以放棄和離開,一旦退出,就不會再被這個圈子所接納。在成為藝伎前的學習階段,她們通常會被稱為舞伎。在學藝期間,要搬到特別指定的藝伎屋居住,藝伎屋一向由女性負責經營。

由於培養一個舞伎不是件便宜的事情,所以有些人甚至會戲謔,在街頭上看見舞伎就等於看到數萬美元在散步。
為了親身感受當藝伎的滋味,在前往京都之前,我預約了一間照相館,付了20000日圓,那裡有專人負責化妝和妝扮,穿上藝伎服,讓妳在從沒接受過嚴格訓練之下,也可以化身成為藝伎。

藝伎有屬於自己的粉底,材料是滑石粉和水,她們塗抹粉底的力氣很大,塗的時候有點痛。臉龐除了要全臉塗成白色,還要有一張像鱈魚子一樣紅紅的小嘴,他們認為女性的嘴巴太大就不漂亮,所以她們會把妳的嘴巴畫得細一點,含蓄一點,有種優雅的感覺。頸部和後頸,是藝伎身上最性感的部份,所以不會塗滿白色,要留作誘惑男人。

一整套和服大概價值三萬美元,重二十公斤,單是穿著的過程就要一個小時,而且還要一個有氣有力的男人幫忙。知道為甚麼藝伎都斯文優雅嗎?除了基於長期的儀態訓練,還要歸功於緊身的藝伎服和那雙長達15厘米的木屐,頭上的假髮也幾乎接近三公斤的重量,腰帶上繫的是一條七米長的腰帶,我幾乎不能呼吸。

在拍攝的路上,我遇到真正的藝伎,她們告訴我,藝伎經常會被不同的人邀請出席宴會,她們偶爾會從客人口中聽到一些普通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但在客人面前,她們只能表示贊同,而從來不敢誠實地表達自己真正的意見,因為這是不可能也是不能做的事情,所以很多時候,她們情愿自己不知道和沒有聽過這些事情。

幸虧我只是易服化身成為藝伎,因為身在內地隔岸的香港,我深明言論自由的可貴,也希望努力悍衛這份自由。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new02

雪來話長 – 夏雪

作者簡介

我從來没有停止過寫字,不管以任何形式。我寫,因為想更了解自己、了解人生。我寫愛情,是因為仍然期待愛情;我寫生活,是因為對生活仍然抱有希望。與其說是我熱愛寫作這項藝術或技藝,不如說我享受用文字分享自己和與讀者互動和交流的這個過程。

想跟我交流或互動可以進入我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ngela.beatrice.ab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