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魘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大腦感到一陣麻痺,身體的重量忽然變得很輕,很輕。在矇矓間,注意力忽然被某種駭人的聲音引開。經過昨晚的水滴聲,今晚的精神顯得較為恍惚,當聽到駭人的聲音時,即情不自禁地嚥了一口唾液,不安地在床上欠動了一下。

聲音聽起來有點遙遠,既像從大門的方向傳出,也像自大門旁邊的浴室發出的聲音。未幾,聲音轉換成低沉的隆隆聲,不一會兒又變成刺耳的嘶嘶聲,瀰漫了整個房間。我嚇得全身僵硬,心底的寒意從心臟直達腳板底,直至最後漫延全身。

「嗚嗚…嗚嗚…」

我開始聽到前方位於電視機的位置發出啜泣的聲音,甚至有大男人在放聲大哭。

這下子我急了,身體因為恐懼而不由自主地發出強烈的震動。企圖把自己藏起來,暗地裡伸手抽了一下被子,卻因為失神而撲了個空,引致整個人猛烈向後衝,腦袋差點撞向後方的床頭。

「嗖…」眼前突然飄過一個非人類物體的影像。我把視線往影像晃動的方向撇去,恰好對上一雙眼睛。我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一個、兩個、三個…我愣愣地望著眼前的五個「人」,五張面容扭曲的面龐,正坐在床尾,距離我的腳丫不足三尺的位置,嚇得我不敢再發出半點聲音。

然後,所有的聲音嘎然而止,房間再次陷入一片死寂。我靜止手上所有動作,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原位。我不敢想象,也不敢作任何無力的掙扎,只祈求一切事情盡快完結。

我開始感覺到汗水從太陽穴上往下流,最後匯聚在下巴的位置。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腦袋忽然像被鑰匙開啟了一樣,瞬間浮現出各種可能性的畫面。我不想死去,至少不想就這樣死去,這樣死去除了死得不值,也跟客死異鄉沒有兩樣。於是,我暗暗把手指往內扣,想要作出握起拳頭的手勢,在必要時,或許可以作出些自衛的反抗。但時間一分一秒地繼續推送,房間卻依然維持著死寂的模樣。

於是,我鼓起勇氣,企圖了解目前的狀況。眼前是一張張面目模糊的面孔,在他們的臉上,我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變化,甚至感覺不到他們有任何改變目前姿態的意思,我不自覺地吁了一口氣。突然,一股刺鼻的味道一撲而上,我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彷彿一隻看不見的手緊緊掐住我,收緊再收緊,想用盡全力呼叫,卻因為透不過氣而發不出半點聲音。

「鈴鈴!鈴鈴」我費力地把手伸往聲音傳來的位置,我摸到一個電話。

「夏小姐,很抱歉!我們現在正在搶修屎渠,請妳忍耐一下。為表我們的歉意,稍後我們將會為妳送上免費的早餐卷,和為妳的賬單打上50%的折扣…」

「……」

我皺著眉,用力睜開眼睛,正好對上了窗外明媚的陽光,呀!天亮了。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new02

雪來話長 – 夏雪

作者簡介

我從來没有停止過寫字,不管以任何形式。我寫,因為想更了解自己、了解人生。我寫愛情,是因為仍然期待愛情;我寫生活,是因為對生活仍然抱有希望。與其說是我熱愛寫作這項藝術或技藝,不如說我享受用文字分享自己和與讀者互動和交流的這個過程。

想跟我交流或互動可以進入我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ngela.beatrice.ab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