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蝦被通緝》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沒想過會被通緝,也沒想過在鐵窗經歷了一天。我搬家次數最少也有三十次,沒有特別原因,自小便是港九新界遊牧民族,我們一家十分享受,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母親大人親自處理,兩兄妹最忙只是拾玩具。人大了,身份多了,證明文件多了,每次搬家也要填大量表格,看到也頭痛。

頭痛便遲兩天吧。兩天變兩星期。兩星期變成兩年。

故事便開始。

某年的一個春天,我發現錢包不見了,那種自責心情十分難受,剛好路過警局,便泊好車,入好一小時咪表,大大步入警局報案室辦理手續,同事非常有禮,問好各種有關問題,填好資料,還順口問我幾點回電台做節目,我說黃昏六點,警員打趣說還有半天時間,不用半小時便簽名,拿了報失紙,說聲謝謝便離開。

我出了警局十五秒,手中的報失紙還未放入褲裝之際,電話突然響起,顯示一個重未見過的陌生號碼,我和你一樣,對手機的來電陌生號碼有種不安感,按下掣接聽,站在警局外聽到耳筒傳來一把溫柔女聲。

「鄭啟泰先生?我是剛才警局同事,你在哪?有份文件需要你回來補簽,請你立即回來吧!謝謝!」

我說:「沒問題。」

十五秒後,我返回去,踏入剛剛離開的警局第一步,那位警員和一位女便衣探員上前來,我心想他們服務太好了,交了那麼多年稅,真有重五星級服務。男警用手輕輕握住我手踭,女便衣:「鄭啟泰,我們剛發現你被通緝,現在要拉你…………….」

我已聽不到她說什麼,海只想著剛才聽她來電的情景,她那溫柔的聲音,她那甜言,什麼簽名,如果我沒接那個陌生來電,故事會一樣嗎?

事情是:我有很多交通告票未繳交,法庭己多次邀我出庭,但我一切也不知。

實情是:我沒有更改新地址多年。

結果是:被補。

後果是:我要和其他犯人一起渡過。

要四千元現金擔保,身上只有幾百元,我冒著汗認真地問阿Sir可否簽信用卡或EPS?他也認真嚴緊回答一句「不可。」收到。那你陪我去櫃員機取現金呢?他微笑回答:「不可。」那我給你卡和提款號碼,你為我提取吧?他看著我:「不要開玩笑了。」

家住最近的朋友是袁彩雲,一於硬著頭皮致電她。(待續)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06

鬼怪「密」語 – 鄭啟泰

作者簡介

加拿大BA,B.Comm畢業,主修傳理及工商管理,回港後曾任職商業電台監製及DJ,及後出任新城電台執行監製及主持,近年多作幕前演出,包括香港電台,亞洲電視,有線電視, Roadshow。亦為多個睌會活動擔任司儀,風格斯文幽黙見稱。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