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輝 期待和梁朝偉合作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3/4″ el_position=”first last”]

每逢四月就是香港金像獎的大日子,張家輝與導演林超賢均有份提名角逐,兩人這個組合近年來好像是成功方程式,多套合作的電影都大受歡迎,叫好叫座,之前的「證人」更令家輝攀上事業高峰,獲得多個影帝殊榮。
即將上映的《魔警》是兩人的新作,家輝看過成品後,才了解到導演的巧思。兩人之間的默契令這個組合可以無限期合作下去,下一部作品是梁朝偉+張家輝+林超賢,絕對是萬眾期待。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3″ el_position=”first”]

V1paper-vol031-coverstory02

記:在《魔警》裡面你演魔警嗎?

張:我怎麼不會是做魔警?魔警是一套電影來的,我在裡面一人分飾兩角。

記:其實你和吳彥祖兩個也是魔警嗎?

張:嚴格來說兩位也是的。

記:這套戲有很多內心戲,對你來說沒有難度吧?

張:因為當中這部是林導的個人風格很強、 比較複雜的一部戲,當中我也很複雜的演了幾個不同的角色,我很難很清晰的說給觀眾聽,因為這也是戲中的情節,我怕愈說愈多會影響角色,我能說的是這個故事是一個很複雜和令人痛心的悲劇,當中Daniel的遭遇也連上了我的關系,涉及了另一代的因果, 很複雜。

記:那是否一個很大的考驗呢?

張:也蠻大的,其實初初林導構思的時候,我也只是明白他的想法,那當然在實行時我一定要清楚知道我在做甚麼 但我也想不到在看時,他已經預備了很多在拍攝時和畫面複雜交錯,原來在看的時候有更多的他沒說給我聽,展現了在菲林上面,他的想法、他的概念,我覺得那些都是很複雜的東西。
記:是否最後看的時候才發覺?

張:對,我看的時候才問他。在柏林的時候,我問:「這些你自己早已想好?」 他說:「對啊。」我說:「哇,你用得著想那麼多的東西嗎? 我雖然已跟他合作了很久 ,但這次看完魔警的製成品,我發覺原來他的大腦還有很多地方再發展的,當中有很多畫面我預料不到,他有這麼大膽的做法,我們過往都是走超現實、超真實的社會狀況這些題材,這次他就將個人風格強化了很多 ,那這次讓我看到他另一方向的才華,那拍的途中就讓我看到很多。
記:為甚麼這麼秘密呢,導演?

V1paper-vol031-coverstory03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3″]

林:其實也是一個嘗試來的 ,就如家輝說的, 我都是像畫畫一筆的畫出來, 還沒畫好我也不知怎樣, 所以這部的後期, 可以說我拍那麼多, 這部是做了最久的後期。 我想也有八、 九個月。我想這次不再集中槍械和爆破, 是在很細微的東西 ,因為他說了八、 九個月, 你看的時候真的會覺得有八、九個月的功夫,不只是說有多個月, 而你是會看到這真的需要那麼多的時間。當時跟家輝拍那個「激戰」,大家也看到那麼勵志和熱血的,那我想把自己從天堂打進地獄, 這樣才有衝擊, 如果不是你想的東西會跟之前的很類近, 一來就去很不同的東西, 所以這次大家會看得很沉重。

記:演員也被你打到地獄去嗎?

林:很傷感的一部電影。

記:拍的時候人會很繃緊嗎?

張:拍的時候不會,我當然大概知道故事是怎樣的,正如我剛才說的在製成品上, 才看到更多在刻畫那件慘案的因由, 帶一點因果、帶一點罪疚, 很多沉重的事, 不是表面上看到他們怎樣悲慘, 透過了剪接特效上能更投入第一身那種感受 。

記:拍的時候你會否拍得像吳彥祖有抑鬱的感覺?

張:那也沒有,我每一次與林超賢撘檔,大家都會覺得很悲情很黑暗的, 其實我跟著他是最舒服的。因為他在人物層面上他已經幫我過濾了很多, 因為我在很多在其他戲上面解答不到的問題上面 ,交到我手上時他已經幫我隔開了 ,隔了一些他相信我會有疑慮的東西, 那他放到我面前, 我其實貢獻我的演技就夠了, 不需要擔心人物角色的發展、 故事的合理性 ,他其實已幫我想好了。
記:你會抽離不了角色嗎?

張:也要分清楚在演繹過程中自己在演甚麼,或很多時候也要摸索他想我做甚麼, 他想要我甚麼的時候 ,另一方面觀眾想要的又是甚麼? 我會經常衡量這些後果, 因為這部戲我的身份比較複雜, 有多個階段的我, 那我每次也要分清楚, 觀眾和導演要我的用意是甚麼?

記:導演覺得家輝演得如何?

林:因為這次家輝剛才說了要兼顧多個角色, 那我這次只想純粹給家輝一種魔警, 因為Daniel那個角色人物其實也挺受到他的影響。在我心目中, 他今天一個眼神和笑容, 已經給了Daniel一種很大的壓迫力, 現在那個預告出來了 ,大家都問我家輝那個笑容, 你覺得很複雜在裡面, 其實就是當天他問我 ,為甚麼要我當這個角色? 我覺得今天看出來很明白的, 一個神態已經勾起了人那麼多的聯想, 這個就是今天張家輝的力量。

記:現在是家輝最成熟的時候嗎?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3″ el_position=”last”]

林:以前我會用很多近鏡來看他的表情,那現在我不用了,已經感受到。這個也是我跟他合作了很久,我感受到的東西。

記:演這麼沉重的戲辛苦嗎?

張:大家都有錯覺我跟林超賢就一定會悲慘的,其實我是很舒服的,我想之後我們也有計劃去構思一些新東西。

V1paper-vol031-coverstory01

記:是否有一部跟偉仔合作?

林:接觸過的, 但我想如果他兩位走在一起,我要想到最絕的橋段,暫時還沒想到,上一次我講完之後 ,我回到家想都是不夠, 我要再想過。

張:我還未聽過,他沒有告訴我。

記:梁朝偉覺得不夠絕嗎?

林:我覺得不夠絕, 要更激烈才好看嘛。
記:年底可以嗎?

林:這個不知道, 真的要去想一下, 想想又重新來過。

記:家輝,怕不怕這個挑戰?

張:我覺得這件事真的能夠成事的, 肯定有一個夢寐以求的一個製作組合。 偉仔他也是一個 ,大家都知這不是跟你說笑的, 如林導在戲劇上也很豐富。 如果湊合到我們拍一部叫劇情片, 我覺得戲味跟吸引力,只看組合己經夠了, 我也很希望能夠成事的。

記:你好像沒跟他合作過?

張:對,我沒跟偉仔合作過。你知道偉仔比較… 他做的戲和近年他也比較 (比較懶惰) 他拍王家衛的比較多, 也沒甚麼機會能跟他能合作, 希望這次能夠嘗試。
記:但你們在金像獎爭影帝?

張:沒甚麼說誰是對手(你是大熱)沒有了,我覺得我跟偉仔和其他入圍者的心態都是一樣, 大家抱著一個開心的心態去參與一下, 誰拿也開心, 現在每位也是香港電影業的熱血份子 ,大家都很努力在做。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