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 香港變了樣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我生於八十年代,成長於九十年代,見識於千禧年代,絕望於狼英時代。

八十年代,許栢倫來到了這個世界,混混沌沌到九十年代。只知道香港是屬於英國的,香港人的母語是廣東話,拿著的護照是BNO。 內地?在羅湖的北面,僅一橋之隔,能夠以廣東話及普通話區分。 在深圳火車站附近,要緊緊拖著父母的手,地下有金都不能執,因為有傳一鬆開雙手,隨時消失於天與地。

九十年代,兒童一片歡樂。不管每天在學校欺凌或被欺凌,放學後,總能在學校附近找到歡樂,為自己減減壓。抽閃卡﹑買玩具﹑遊戲光碟,小本經營的商店,閉上眼也拿碰上一間! 樂壇歌舞昇平,四大天王當道,唱片動不動破雙白金;日系卡通片盛行,寵物小精靈,男兒當入樽,美少女戰士,幽遊白書…,我不理政治,政治都不理我。

當然,兒童關注的不會是政治。較具政治色彩的,相信是九七年。回歸使香港忽然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BNO要轉特區護照,香港人要多學一種語言,並學會了數個新詞語,「五十年不變」,「高度自治」,「一國兩制」「特首」等等。後來好像是有了金融風暴,長輩們臉上多了一份憂心。不論是政治還是金融的風暴,我不懂,亦不在乎。

踏入千禧年代,沙士﹑23條﹑71遊行,開始令我關注社會,葉劉下台了,董伯伯腳痛了。18年,終於成為一條好漢!擁有神聖的投票權,好讓我選出我最喜愛的議員,一盡公民責任!

經過再三思量之後,我抗拒了量血壓﹑旅行團的誘惑。揀選自己喜愛的議員,「他」也得到其他選民支持,成功進入議會!「他」,被歸立為泛民派。「他」在議會能起作用嗎? 全被功能組別推翻。

近日,建制及泛民之間的衝突更明顯,吳亮星原來能夠隻手遮天,霸王硬上弓式表決東北發展審議,議會制度完全失敗了,我還能寄望什麼?

驀然回首,這是我記憶中的香港? 內地,真的在羅湖的北面嗎? 自由行令界限已不明確。 街上的小商店,變了奶粉店。娛樂事業,不及從前。 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一國兩制,全被挑戰。

人總會因害怕失去,才學懂珍惜。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02

「倫」到我Say – Dylan 許栢倫

作者簡介

初出茅廬,投身記者行列,動新聞發揮創意後一年後,自以為靠把口可以搵食,轉戰電台,有否中伏還是未知數,現為新城電台節目主持以及新城數碼音樂台唱片騎師。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