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得我嗎? 噢!屎!」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某年。黃昏六時至七時左右。

與電台老闆傾談節目問題後,一個滿腦子都是疑惑、恍然、問題、也有些問候的我,獨自在尖沙咀行屍般漫步,其實是浮遊般行,眼內的殘餘影像仍然是老闆那鬼神般的面孔,他的訓導式金句仍然在耳內穿越,個人靈魂失蹤,剩下是一具一百八十磅的血肉在走著行著。

突然看到一位很久沒見的朋友在廣東道另一段,他三十多歲,留著滿面鬍鬚及架上一副黑粗邊眼鏡,後面朿了一條小馬尾,很有藝術家味道,非常遊暈的我便百足狂颷般跑到他面前。黃昏是美麗,也是險惡的。我快快步上:「Simon!你老味好X耐無見!最近做乜呀?兄弟!仲有無溝女先!」這個Simon對我說:「先生,你係?你係邊個?我諗你……….」他未說「認錯人」我己背著此西門兄邊說對不起,邊一路向西走。我遇上黃昏的撒旦。物有相同,但上帝,人不用那麼相似呀!
此事後,我永遠不主動開口認朋友。今年某月,銅鑼灣地鐵站入口,我很趕時間!滿頭是汗水,只想快速進入地鐵車箱,乘乘那因列車速度而吹來的冷氣風。跑入地鐵出入口的第一步,突然聽到後面有人叫我鄭生,頭一轉!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身穿西裝,眼帶金絲眼鏡的佬說:「鄭生,好耐沒見面,上次忘記給你名片,今次補給你。」他給了一張名片我,我滿面是汗,看不清也沒心情看,繼續行著樓梯,他叫我也給他聯繫的名片,我便一心想著冷氣風,一手便隨意從袋中給他一張名片。

他接過。看看名片。看看我。

「鄭啟泰?鄭啟泰先生,我有幾千萬唔知點洗,一齊諗諗呀,鄭先生…………千萬!千萬!千千萬萬。」今天我比遇上地鐵色魔更難受。「鄭啟泰先生!不如揾間餐廳慢慢傾啦!前面有間鴻福堂呀!」那刻,我變成一隻非洲斑豹,救生本能令我極速跳入閘。

逃到車箱後,電話響起!噢!屎!我的名片!「鄭先生,我有幾千萬…………」電話裡面嗌著、咆哮著。

認錯人之中的兩件代表作,勸世人要戴眼認人,要不?就「噢!屎了!」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06

鬼怪「密」語 – 鄭啟泰

作者簡介

加拿大BA,B.Comm畢業,主修傳理及工商管理,回港後曾任職商業電台監製及DJ,及後出任新城電台執行監製及主持,近年多作幕前演出,包括香港電台,亞洲電視,有線電視, Roadshow。亦為多個睌會活動擔任司儀,風格斯文幽黙見稱。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