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食與偷食和禁食之間》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main01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試食」是有種點試水溫式的心態,好或醜也不太介意,這個大概是因為食前已知機會是一半半的。

「偷食」是有種罪惡感的興奮,事情之前有點計算的,也評估了出事後成本的付出能力,超過那吃的快感,便打消偷食行動,沒有計劃的偷食只叫「即食」。

「禁食」是把人類物種性的行為違反,一定經歷了一件重大事情,大腦才會對肉體下達此有違天意的命令。

「試食」、「偷食」、「禁食」你是那派呢?

試食不談,皆因這是沒所謂的行為,它的層次遠遠不及後兩者。我先説你最想知的那種,就是「偷食」。我第一次處男下海偷食是九歲,那位剛發育的家伙,身體由一隻小貓進化成雄獅的第一年,多飢餓!多飢渴!身體的脂肪要急需轉化成一身肌肉,肌肉需要疍白質,那夜………….我獨自外出尋找「疍白質」。

晚飯後,九歲的我吃得飽飽,腹部脹脹地行到書櫃,在我的私人小寶盒內拿了儲蓄中的九元,開始計劃「偷食」行動。爸爸曾經帶我到樓下的 “紅梅茶餐廳” 吃過我人生中第一餐「全餐」我便念念不忘,因而種下今天罪根!我已吃過晚飯,爸爸工作未回家,媽媽在廚房,妹妹在「混吉」。

犯罪最佳時間。

「我落街買毛筆!」一聲交代便關門飛奔落樓偷吃我的新歡「全餐」。犯罪感帶來的快感令我忘形,說慌的成就感一路為我鼓掌!「全餐」難忘你的淺笑,「紅白二湯」難忘你的動靜,「啫喱」難忘你的香吻!還有二百米,穿過文具店和「別不同」涼茶鋪便到你的香閏!請您立即沖涼及乾水吧!一百米!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一米!「啟泰!你去邊?」突然一個感覺有十呎高的男人在前叫我。是爸爸。腦部仍發育中的我誠實地說:「爸….爸爸…..爸….我去……買…..膠…….水。」

「快番家啦。」爸爸看著紅梅招牌沒有異樣地回應,之後只見他背影慢慢消失。

我衝入情人閏中,一口一口品嚐她的「六度」。最後以九秒九光速跟她的銀色啫喱杯永別。媽媽重不知情,混吉妹妹現在比我還聰明,「偷吃」事情重未暴光。

我現已沒「偷食」,當年真多謝老豆的「口密」,若不是回家定多味宵夜叫「籐條蚊豬肉」。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12

鬼怪「密」語 – 鄭啟泰

作者簡介

加拿大BA,B.Comm畢業,主修傳理及工商管理,回港後曾任職商業電台監製及DJ,及後出任新城電台執行監製及主持,近年多作幕前演出,包括香港電台,亞洲電視,有線電視, Roadshow。亦為多個睌會活動擔任司儀,風格斯文幽黙見稱。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