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部50億的中國電影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vol042-blogger01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2012年 《泰囧》創造出破紀錄的13億國內票房,若以每年平均增長21%計算,7年後國產電影單片最高票房,合理推算該為50億。當然,現實是2013年增長率高達27%,2014年首季增長率更高逾27.6%,往後5年,算是平均增長率未達20%,5年後的2019年,單片能取得50億票房也絕對是輕而易舉。

支持票房高速增長主要動力之一,當然是平均每天新建成投入市場的約15塊屏幕,新式現代化多屏幕影院成為了二、三、四線城市的消費站,國家仍有千計縣城未有這種新鮮好去處,不斷落成的影院將支撐著票房提升,漫漫長路,這動力仍發揮著驚人力量。

2016年進口片無限制進入中國,且看今年的好萊塢大片,相比上年票房大大增長,這等同告訴我們,剛有電影院建成的2、3線城市,那些觀眾快速累積了觀影經驗,被出色的電腦特效及大場面迷住了,雖然金頭髮的演員毫無親切感,但電影能震撼心靈已足夠了。故此我相信未來大量優質進口片,會進一步帶動總票房節節上升,而一大堆2千萬製作費以下的國產片,基本上難以排期上畫。

中國每年通貨膨脹是相當嚴重的,7年累積,票價變相打了約6折,我以上的計算沒有把通脹因素加上去,也就是未有合理地計戲票加價,所以50億單片票房,肯定是極保守估算。50億的票房,片方分得逾17億,製作費連宣發估算3億,利潤是14億,仍未計算植入廣告收益,再加上新媒體收入,電視播放版權,比電影收益多一倍的周邊產品收益,各方面總利潤預計是60億,絕對極是合理而且保守。

國產片要達到50億票房,等同賣了約l億4千3百萬張戲票,些微部分觀眾會看2次什至3次,即平均十個國內民眾有一個進入戲院捧場,反觀韓國及香港,兩地早已突破這數字,韓國今年的大片《鳴梁》,上映18天,觀看人次已逾1千3百萬,以人口僅5千萬計,平均是每4個人有1人捧場,比我的估算超出多了。中國市場2019年才出現十個人有一個看最賣座電影,請問又有何稀奇?絕對百分百合理。

回頭研究製作方面,成本3個億,投資方最低要求是10億票房,除了針對年青人市場,其他觀眾年齢層群體肯定難以支撐這龐大數字。花8千萬聘用明星肯定非常足夠,製作費及電腦特效同樣各佔8千萬,餘下6千萬是宣發費。8千萬製作費當然不少,但懂得花掉的導演肯定更少,面對充足的資源,反過來創作人的實力便受到考驗,搭甚麼景?陳設如何?現場特效的製作、複雜鏡頭的運用、多層次的佈光等等,技巧平庸的導演,肯定難以展示出貨真價實的精彩場面來。

重要當然是8千萬花費在VFX上的考驗,拿到外國去溝通有困難,留在亞洲區內卻難以找到高水準的製作公司。這筆錢說多也不算,要弄出好東西來,從前期設定到配合拍攝,還有後期討論,導演不懂得專業知識,肯定難以溝通。掌握不到VFX就不可能花掉三個億拍國產片,所以絕大多數導演會死守舊模式,拍些接地氣的本土低技術電影,遂步邁向死亡。

50億的國產片,我相信是部魔幻或充滿未來感覺的VFX大片,是年青人熱愛的電影,從50億票房到純利60億,實在太美妙、太浪漫了,大家努力啊。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08

堅定物流 – 劉定堅

作者簡介

三十年前創作《蝦仔爹哋》,開創盧海鵬無釐頭金句,創下處境喜劇神話記錄的劉定堅,八十年代轉戰烽火連天的港漫市場,創作了最輝煌年代的《中華英雄》,並成為極少數的代表,只憑藉創作人身份,建立個人出版企業《自由人出版集團》,創作並出版了包括《刀劍笑》、《超神Z》、《狄克戀曲》、《賭聖》等等大批經典漫畫作品;及後進軍小說市場,《刀劍笑新傳》開創了周刋武俠小說神話,憑逾百部作品打開了中、港、台三地市場,經過長時間投入電影及動畫創作及製作,年多前開始進軍國內影視市場,身兼編劇、導演、製作人及投資者四合一身份,繼續挑戰更複雜的龐大市場,延展創作生命。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