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譽沒落了?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vol042-blogger02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香港是國際金融、貿易城市。商譽、誠信對於香港來說,無疑是其「生命線」。

最近有關政改方面的爭議,歸根究底,還是是否履行合同的問題。《基本法》在80年代後期草擬,到1990年通過。當時,正值北京發生「六.四」風波,《基本法》的諮詢、草擬工作,甚至還因此而停頓了一陣子。

在如此時代背景下草擬出來的《基本法》,傾向於內容保守,誠惶誠恐地警惕外國勢力介入的思維模式,是十分自然的事。當然,由於《基本法》還須包含着中英聯合聲明的因素,因此,在部份內容,還是有其開放,甚至是超越當時中國的歷史環境的。《基本法》第45條有關行政長官普選的條文,正是此一例子,事實上,中英聯合聲明中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只用了「選舉或協商」產生,普選是中國給予香港的承諾,這點是毫無置疑的。

香港部份人在政改討論初期,提出《基本法》所沒有的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其後,又圍繞着今次政改是否「最終」普選,纏繞不休。這些爭議,說得好聽的,是兩地司法制度的異同,說不好聽的,是有人刻意誤導,扭曲《基本法》。

《基本法》由通過至生效,達到7年時間﹔由回歸到今次討論政改,更已經是17年的時間,換言之,由《基本法》通過至今已經有20多年的時間。隨著歷史巨輪的前進,國內、外形勢已發生巨變。而在《基本法》落實至今的17年時間中,發生了多次跌跌撞撞的事件,幾經波折,終於磨合成今日的香港。可以說,「一國兩制」這種史無前例的制度,完全是靠人民的智慧,以及對《基本法》的貫徹執行,從而走下去的。

我們從2017年的時間,回頭看1990年通過的《基本法》,說沒有意見的,多少是有點盲從的成份。但是,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只有遵循合約,先落實了《基本法》的內容,才是修改、優化普選制度的合適時間。泛民主派的朋友只顧着堅守他們的理想及原則,却忘記了香港人靈活、變通的特性。事實上,20多年前的合約,今日獲利雖然已減少,但仍然是讓香港人「獲利」,得以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

如果泛民立法會議員今日否決了政改,香港人失去的,除了是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機會,還有是對履行合約的信譽。香港人輸得起嗎?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09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