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只有任務,不存政治中立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vol045-blogger06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法治和警隊,是社會的「最後可依賴力量」(agency of last resort)。依法守法是法治的主軸,而警隊則獲賦予權力,執行維持治安與社會安全的公共責任,確保法治得以貫徹。當然,有權必有限,警隊的武力權亦需在法治的框架下,接受《警察通則》和相關法規的管控約制;同時,警隊亦被要求保持政治中立,以求維護社會觀瞻,減免瓜田履下的質疑。

然而,一場政改爭拗,特別是「暗角圍毆」事件,卻令警隊清譽遭受塵污,問題的關鍵已不在個別事件的誰是誰非,而在於警隊已被捲入政爭漩渦。在面對意識形態的旌旗,或者當違法活動被包裝為「公民抗命」時, 不再是單純的依法執法,而是要考慮要不要法治?要不要執法?要不要社會治安?以及當「公民抗命」活動遭不同意見人士衝擊時,是要維護違法活動,還是協助恢復秩序?

這個看似是人神對決,但本質上只不過是如看待警隊的「政治中立」!

香港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雖沿自英國的文官制度,但到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前途問題浮現後才開始出現,目的不在於避免公務員介入政黨爭拗,因為當時根本就沒有政黨;而是作為「政治定心丸」,讓當時效忠英國並處於中英角力前緣的公務員,減免日後遭「秋後算帳」的疑慮,使公務員隊伍順利過渡。時至今日,有關政治中立的論點,已出現倒果為因的對號入座。

須強調,香港警察在政治立場上「不能」保持中立,因為他們在就職時已立誓效忠香港政府,亦要維護和執行法律的規定和立場;無論他們有甚麼個人理念或訴求,在執行職務時,就只能接受和支持政府的政策。否則便是失職,甚至是「兵變」!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14

求是集 – 李明慧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