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仁辭職是為爭取民主嗎?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vol051-blogger01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執筆之時,傳來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計劃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後辭職,以變相公投形式來爭取民主。老實說,何俊仁此舉能否爭取到泛民主派口中的真普選,效果頗成疑問,但是,何俊仁的辭職却為民主黨帶來「一石三鳥」的好處,不可謂不高明。

政改爭議到今日已經演變成為「信任」的問題。建制一方希望泛民一方能夠「袋住先」,讓「一人一票」的普選落實後,再進行優化﹔泛民主派就指假如接受了目前的規範,中央政府日後根本不會對普選方案進行優化,因此,寧願否決了政改,為爭取普選維持「張力」。

假如何俊仁選擇立即辭職,讓香港合資格的選民,用選票來表達他們要「袋住先」,還是「原地踏步」,那麼,他的辭職決定,就真的為今次政改帶來一個終局決定。但是,何俊仁選擇的是待政改被否決後才辭職,然後讓選民選擇是否「要求中央推翻人大8.31決定,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

老實說,中央已多次表明人大8.31決定是不可撼動的,就算代表泛民一方的候選人取勝,根本不可能影響這個決定。如果真的要改變這個決定,最好方法就是接受這個決定,落實了普選後,再去尋求放寬其規範的方法。另一方面,要特區政府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就算本屆政府願意,時間上都不可行,要做也只能由下屆政府去做。換言之,何俊仁的辭職,對改變目前的政改困局,根本沒有幫助。

既然沒有作用,為何還要做。筆者不是何議員,當然不了解內情,但是,從「沙盤推演」,這招却能夠挽救民主黨的「滅黨」危機。事實上,民主黨當年支持通過2012年政改方案,就一直被激進泛民攻擊為出賣香港,出賣民主。民主黨這數年,的確流失不少支持者,今次由何俊仁出招,未必能吸引激進民主派的支持者,但至少能夠「止血」,亦沒有了繼續被激進民主派的攻擊的理由。

民主黨目前處於新舊交替之間,如何鼓動黨內士氣,讓年青一輩早日成長,甚至於重奪民主派的話語權,最好的方法,就是由民主黨操作一次選舉工程。還記得當年民主黨支持余若薇參加立法會香港島補選,結果,除了造就了這位「民主女神」外,民主黨一些椿腳,都被收編了。民主黨今次辭職,很大機會由民主黨人出戰,其他泛民能夠不「抬轎」,選舉過後,民主黨的支持「戶口」,肯定大漲。

還有一點,何俊仁完成今屆任期後,很大機會不再參選,按時間計算,何俊仁辭職只會損失大約一年的任期。從民主黨更新換代的角度,如果民主黨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由一位新人與涂謹申拍檔參選超級區議會議席,民主黨的選票隨時被涂謹申吸乾,但是,如果這位新人現在就參加補選,讓民主黨的支持者習慣一下,就能解決這個換代的危機。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09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