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生娘不及養娘大,回歸像「二次拐賣」?!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V1paper-vol053-blogger012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2014年的十一黃金周,黃渤三連擊!由他主演的《親愛的》、《心花路放》和《痞子英雄2》,三部電影同期上映,有網民笑說可以推出「黃渤套票」。筆者趁在廣州美術學院教書的機會,三個晚上分別觀看這三部電影,以戲論戲,當中最有水準,也是最有共鳴的,正是陳可辛導演的《親愛的》。

田文軍(黃渤飾)與妻子魯曉娟(郝蕾飾)婚姻破裂,兒子田鵬仍跟他一起居住,可是在一次田鵬外出玩樂後一去不返。在歷盡艱辛下,結果在偏遠山區尋回田鵬,他卻成為了農村婦人李紅琴(趙薇)的兒子,並已改名為楊吉剛。警方查出了李紅琴的亡夫是拐帶兒童的罪犯,因此將田鵬及「妹妹」楊吉芳帶走,即使李紅琴堅持亡夫是在工地拾獲楊吉芳,但她不是楊吉芳的母親,楊吉芳必須交由孤兒院照顧。田文軍和魯曉娟攜子回家,豈料物是人非,兒子早已將他們視作陌生人。與此同時,李紅琴對養子和養女念念不忘,毅然孤身南下深圳,在律師高夏(佟大為飾)協助下爭取孩子的撫養權,也揭開了一個隱藏已久的秘密……

《親愛的》改編自真人真事:2008年,原藉湖北、在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街道合水口社區開設電話超市的彭高峰,兒子彭文樂被拐走,從此踏上了漫長的尋子路。2010年9月27日晚上九點,記者鄧飛在微博上貼出彭文樂照片,並寫著「互聯網能再次創造奇跡嗎?請幫助彭高峰找到他的兒子彭文樂。」這條微博到2011年春節期間已被轉發了六千多次。2011年2月,一名看過此微博的大學生在回鄉時,偶爾發現一個酷似彭文樂的孩子,連忙致電彭高峰。當月25日,彭高峰終於尋回兒子。

然而,一家團圓,卻不算是一個美滿的結局。彭高峰說孩子剛回到身邊時,晚上常常哭鬧,要回去找「媽媽」,其後更說自己要趕緊長大,努力賺錢給「媽媽」用。彭高峰覺得把兒子帶回家是自私的,因為對孩子來說,這就像是「二次拐賣」。

「二次拐賣」,一個令人心痛的名詞,卻反映了一個「勉強冇幸福」的殘酷事實。俗語有云:「生娘不及養娘大」,養育的恩情,孩子是親身感受到的,在香港很多由外藉女傭照顧的孩子,對這些「姊姊」的感情比父母更深,關係也更密切。而在彭高峰與彭文樂父子的案例上,雖然骨肉分離只是短短三年,彼此的發展已經是南轅北轍,在基本上已沒有感情的情況下,根本不適宜讓孩子立即回歸親生父母身訪,應該給孩子、「養父母」和親生父母一個過渡期,允許「養父母」定期進行適度探望孩子,「養父母」也可以向親生父母提出意見,務求令孩子在心理上逐漸由對「養父母」的依戀關係,改變及轉移到親生父母身上,避免對孩子的第二次傷害,合力創造三贏的局面,否則,孩子回歸後跟親生父母對抗,是理所當然的。

陳可辛「北上」十年,《親愛的》是他第一次拍真實新聞改編的故事,也是感情最真摰的一次!陳可辛在接受訪問時表示,《親愛的》最讓他興奮的是「孩子找到了,而故事才剛開始。」如果是一般黑白分明、二元對立的故事,在拐賣兒童為主題下,一般只會關注丟失孩子的父母的痛苦,《親愛的》卻讓觀眾進入了「養父母」的內心世界,同樣是千里尋親,李紅琴在電影後半部分的催淚效果,絕不遜色於田文軍在前半部分的戲份。

《親愛的》是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大熱門,囊括了「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多項重要獎項的提名,當中筆者最希望《親愛的》勇奪「最佳電影」,因為這部有血有淚的作品彷彿代表了2014年的香港……

[/vc_column_text] [vc_column_text pb_margin_bottom=”no” pb_border_bottom=”no” width=”1/1″ el_position=”first last”]

blogger-banner300x150-004

故弄玄虛 – 何故

作者簡介 何故,跨媒體創作人,集作家、編劇、影評人、文化策劃人、電台節目主持、以及大學講師於一身。正職吃火鍋,兼職搞創作。 何故專頁:何故火鍋館 http://www.facebook.com/dabianlu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