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na任家萱 S.H.E永遠不解體

S.H.E這隊紅遍東南亞的組合近年來各有發展,其中兩位都已成為人妻,曾遭火吻的任家萱(SELINA)是三位成員中最遲推出個人大碟的一個,但她卻表示三人無論如何發展,S.H.E是永遠會拆夥的,三人的友誼好得就連生兒育女亦要結伴,證明世間的組合不一定是合久必分的。

撰文:范明逸 圖片:東星娛樂提供

V1paper-vol056-cs01

記:HI,SELINS,剛推出了新專輯「3.1415」,概念是什麼?

任:從專輯的外型,跟一切的包裝,其實包裝非常精美,我個人很喜歡,而且這一切都是錢啦,這樣講有點太市儈了,但看到我就是好感動,因為現在唱片的景氣實在不在好,會買實體專輯的人不多,但是我們公司還是很用心的去讓這張專輯成為一張值得收藏價值意義存在的東西,像我自己看到我就很感動,我很喜歡,包括這個顏色就很像我,然後它裡面的設計-雖然是圓的概念,但它不是一般的CD制式的樣子,因此它須要特別的開模,哈哈,講太深入了…總之是不計成本的一張專輯,我個人是非常滿意,亦非常喜歡,裡面有一半以上都是快歌,這個部份是我之前沒有料想到的,我本來以為自己要唱一些比較抒情、溫暖、甜美的歌曲,但是可能私底下恢復得愈來愈好,整個是活潑、搞笑的一面公司都感覺到了,所以他們都認為我應該走活潑,快歌,甚至轉型做唱跳型歌手的概念,所以唱片一半以上都是快歌,歌詞和歌曲都是很用心,跟我很符合,我在裡面看到了很多詞曲人給我的用心,我自己很感動,像主打歌「看我的」是林夕老師寫的詞,那個詞非常有畫面感,第一次唱到會起雞皮疙瘩的那一種,我覺得有才華的人怎麼那麼棒,像我們看…啊,你就是這樣,有點辛苦,現在好棒啊,但老師就用很漂亮的詞藻來形容,譬如說他寫道副歌是:「看我的遺憾看到圓滿,看我的坦蕩看到勇敢。」他就會用這種詞,很棒,最令我感動的是最後一句:「我把風浪都踏成了紅地氈。」很棒對不對?風浪你就想像到一個衝浪,浪很大的畫面,紅地氈就鏡頭唰一下去到頒獎典禮的紅氈,上面走的人一定是閃光燈閃個不停,然後穿的是禮服,踏著高跟鞋,就是好有畫面感,我覺得林夕老師好厲害,如果有一天我看到他本人我一定會跟他說,我會先跪下先拜他一下,哈哈。

記:那是因為你身上有這個特質,他才會這樣寫嘛?

任:這是我很知足,很惜福的地方,不止是林夕老師,像川哥陳鎮川幫我寫的詞亦是一樣,我覺得不管是哪一位作詞、作曲的,每一個字、每個音符他都有想到我的故事,他都有想到我的經歷和他想要給我的形容詞,他想給我的力量,都在詞、曲裡面,所以我必須說在錄音室期間一直到籌備期到現在,我其實一直都在感受很多的愛,非常非常多,然後這個愛真的讓我感動到,有時候工作很累,回去已經很晚,身體很累,但我的心仍然是激動的,我去回想整天工作的畫面,然後裡面有很多小細節,每個細節都會讓我感受到那個環節,那個工作人員的用心,我覺得這個很令我感動,現在講起來還是覺得蠻感動的,所以這張專輯就是充滿愛跟力量集結的作品。

V1paper-vol056-cs03

記:那你出了這張專輯是否第一時間和兩位好姊妹(老婆)分享呢?

任:有啊,那時候在預購的時候,有一天平安夜我去嘉樺家,嘉樺就立刻開口說:「老婆,你這張專輯我直接訂一百張,你記得幫我簽名喎。」然後我就是姊妹相挺的感覺,其實我都想說,你們不要買,亦沒有一百個朋友,你要送誰?但我提出,她就說她會捐出去,我就說好好好,但是我覺得數字幾張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願意挺我,真的是挺我到底的那個心意,讓我覺得很感動,而且仔細回想這兩個人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我不知道她們前世做了什麼,欠我什麼,這輩子來還債的概念,因為從我認識她們那個時候才十幾歲,我們出道,那時候我還在唸書,她們一路以來都讓我覺得我有好多東西跟她們學習,像我就是一個比較公主型的人,媽媽、爸爸保護得很好,但她們兩個都很獨立,看起來兩個都好成熟,明明我們是同齡,甚至HEBE比我小一點,但她們展現出來就是我沒有的那種獨立,我就在她們身上學到很多,然後我亦很謝謝她們給我的包容,在一個職場上13年,能夠交到這麼要好的兩個朋友,我相信這是很可貴的緣份。

記:真的有不少組合到後來都不歡而散,你們是如何維持的呢?

任:不容易,其實在職場上亦是,你是一個TEAM的人,難免會有所比較,難免有失衡的狀態,所以我更加覺得,這點真的很奇怪,我亦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可以這樣?所以除了緣份外,我亦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記:你們不會互罵嗎?

任:沒有,不太可能,真的不太可能,所以我就解釋這就是三個人的緣份,一定是我們三個想法很接近,家教亦都差不多,然後我們的家長亦是差不多的家長,不然的話只要有一個不成立,這段感情就沒有這樣的平均和協調,所以非常的難能可貴,我現在真的這樣認為。

V1paper-vol056-cs02

記:出了這張唱片後,S.H.E會合體嗎?

任:不知道,之前我出這張專輯時有首歌叫「致分手」嘛,然後其實不是我說把這首歌送給HEBE、ELLA,只是製作人林俊傑他很用心地替我想到…他知道我們三個要各自發展,那是不是某程度這首歌就像送給她們的感受,他這樣一講我就很感動,我謝謝你的用心,你既然花了一個晚上去想,讓我唱得更不一樣,更有情感在裡面,他這樣講我亦可以理解,因為接下來的工作我們都是三個各自去打拼,就算知道我們三個還是很好,情感還是很濃,可是在事業上、工作上時間就是分開了,我就很難過,我這樣講歌迷就以為我們拆夥,要解散,那時候我上網路節目時我還和他們講:掛保證我說S.H.E永遠不會解散,我真的不覺得S.H.E會解散,我想不到任何事情或者任何人有這個能耐和力量可以解散S.H.E,所以就和歌迷講S.H.E永遠不會解散,如果解散了我就不姓任,這種說法你不覺得很老派嗎?只有老人家才會這樣說..

記:就算有小孩亦不會嗎?

任:我覺得不會,今天有一個可能就是如果地球假設分成兩半了,我們剛巧一個在這邊工作,一個在那邊工作,所以我們已經離到很遠的地方,不可能跨過去的地方,這才有可能,不然我想不到任何原因可以讓我們解散,(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對。我的意思就是說我們沒有要解散的意思,今年因為有即定的工作,像我年初要宣傳我個人的專輯,接下來HEBE、ELLA她們有各自的計劃,我們三個的專輯我到今年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這個計劃,但我們三個還是有一起的工作,像我們要去澳洲,有我們三個一起的演出,我自己很期待,要去澳洲,澳洲是我很喜歡的地方,我覺得很棒,又可以去玩,又跟姊妹一起,我覺得有點像學校時校外郊遊的感覺,所以還是有三個一起的工作,歌迷不要緊張。

記:其實你婚後蠻大改變的,以前你都不會煮飯,現在就經常下廚?

任:喎,講到這個任爸心中永遠的痛,哈哈﹗爸爸最近在上小燕姐節目就在抱怨說:「以前沒吃過我煮的飯。」也是啦,因為我真的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要下廚房去煮飯過,連煎蛋我都不會,(因為父母對你太好了?」對,他們就是對我這麼好,我只會開火煮泡麵跟水餃,只會用白水煮東西。結婚之後我就想,不能這樣嘛,沒有媽媽是這樣的,我想到以前的媽媽,雖然不是說一天到晚下廚煮飯,但是基本的炒幾樣菜都沒問題,所以我一直告訴自己說我要努力,我覺得煮菜這個東西很妙,你一旦起了個頭就很容易,就很簡單。一開始是最難的,真的是萬事起頭難,我要怎樣去用那個平底鍋,以前就是對那個油、火還是有點害怕,很怕油到處亂噴,看以前媽媽煎魚,手都會被燙到那種,所以就有陰影跟害怕,但真的做了一次後發覺沒那麼難,然後就愈來愈多選擇,而且我亦很ENJOY那個成就感,當我今天想吃什麼,然後沒做過嘛,就上網找食譜,哎﹗不難嘛,好來做這個,然後去超市買菜,回家備料,做好。當然有時候下午和老公說:「今天晚上做飯,要回來吃飯喎﹗」通常做完飯已經是晚上八、九點了,老公都餓到肚子都扁了,哈哈。因為慢工出細貨嘛,我還沒有那麼上手,所以刀工啊沒那麼好,花很多時間這樣,但真正做出來這個成品跟老公在餐桌吃飯的時候就會覺得一切都很值得,亦很幸福。而且做菜的人通常會吃很少,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們會不會這樣?當我做菜的時候就吃不多,但我肚子很餓到外面餐廳的時候就會吃很多,我覺得這樣搞不好可以減肥。所以任爸是因為老公的關係搭伙過幾次,爸爸每次來都會叨唸啦,「我從來沒吃過女兒做的飯,這是第一次,托阿中的福,感恩、感恩。」然後我就會賞他白眼。

記:你覺得你老公對你的影響很多嗎?

任:嗯,我覺得蠻多的,煮菜不是他鼓勵我,老公給我很大的空間,他從來沒有管過我任何事情,就算我有很不好的地方,他亦只是稍為的提點一下,不會一直唸,我不太會整理東西,所以我家桌面呢,永遠沒有空間,像這種桌上只有三個盤子的情況在我家餐桌上基本不會發生的,而且我家餐桌長達三百公分,可是還是被我放滿了,老公就是稍為講說:「這個桌面好像應該要清理一下。」但是講完後,我就會好啦,難得老公這樣講,其實我有點難過的,趕快整理整理這樣,可是整理到一半,我就會攤在沙發上,我說:「老公,我真的沒辦法,對我真的太難了,東西真的很多,我不知道丟去哪裡?」然後老公就會講:「好了,算了,沒關係。」亦就放任我繼續這樣下去,所以老公對我就是非常的好,那我在他身上就看到很多優點,我有努力地學習,像我老公就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非常非常理智,然後話亦不多,不講癈話,這些都是很棒的優點,我這個人最愛講的就是癈話,哈哈。我覺得收獲最多的一段時間就是我在受傷之後的那段期間,是理智就很容易斷線的那一種,那段時間他給我很大的幫助,就是讓我維持理智,而且他真的是我唯一能抓住的理智,所以非常的感謝他。也許理智本來存在我的身上,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很浪漫的人,但骨子裡我應該是很理智,很懂得面對現實的人,如果是很浪漫的人不見得能夠面對現實,那我挺能的,這一點是我從老公身上學到的。

記:那生小孩是想要給他的禮物嗎?

任:我覺得應該是我們兩個的禮物吧﹗今天想一想會覺得很神奇,雖然還沒有出生,只是想像小孩是父母最好的禮物,他有一半的你,現在我不能想像我家小孩將來怎樣?想像在他身上看到一半的阿中和一半的我,那是多奇妙的事情,感覺比魔術還要神奇,所以有一點期待﹗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