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落實基本法?

V1paper-vol059-blogger03

每次看到一些文章,寫着香港特別行政區成功落實「一國兩制」、基本法時,心裡總是少不免都有點疑問﹕香港真的己經全面落實基本法嗎?

香港基本法在1990年4月4日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1997年7月1日開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至今已經接近18年。基本法正文包括九個章節,160 條條文,它以法律的形式,訂明「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等重要理念,亦訂明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各項制度。

老實說,經過18年的實踐,基本法大部分的條文已經得到落實,而且,基本法最重要的理念﹕「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的保證,亦得到貫徹。問題是,基本法內仍然在兩個地方,仍然未得到落實,第一是政治體制當中,有關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最終達致由普選產生的目標(即基本法第45條、第68條的規定),另外,當然就是基本法第23條有關保障國家安全等7項要素的本地立法的工作。

有關行政長官能否透過普選的辦法產生,以至立法會能否透過普選產生全部議席的爭議,目前正處於關鍵的時候,有人提出質疑中央是否真正有心推行普選,亦擔心接受了政府提出的普選方案,即所謂「袋住先」(筆者一直認為用「袋咗先」會更為適合),就會「袋一世」。

中國人向來十分重視「承諾」兩字,既然中央政府已提出可以在2017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的目標,就會全力推進。事實上,中央政府對基本法推行18年仍然未得到全面落實,亦感到不是味意,甚至不惜以通過政改方案為「硬任務」的指標,來推動政改工作,因此,中央政府對落實普選的決心,是不容置疑的。

另一方面,通過了今次普選方案,的確是等於已經落實了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的目標,但是,中央官員既然已提出了香港特區可以透過5部曲來優化普選方案,除非香港民主派朋友根本不相信民主的真諦,不相信香港人有一夥不斷追求民主的心,否則,就不應該阻止政改方案通過。

至於為基本法23條立法,本身就是香港特區的憲制性的責任,當然,要立法規管自己的行為,當然不會得到積極的響應,但是,香港人一方面要求中央政府落實普選的承諾,一方面又不斷推延23條的立法,似乎有點輸打贏要。

事實上,23條立法規範的行為,包括「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等7項有關國家安全的要素,但是,隨着時代發展,所謂國家安全,亦加入了不少元素。

國家去年就已將原來的國安條例,易名為反間諜法,並且草擬了新的國安條例,目前正在進行諮詢。根據新的國安大例的安排,稍後可能會加入一些新的國安元素,如金融安全、資訊安全等,這些新的元素,在基本法23條中並不存在,屆時香港又是否須要遵守這些全國性的法例,當中又會否引起新一輪的矛盾,為中港關係帶來更大的衝擊呢,這些都值得大家去深思。

blogger-banner300x150-009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vc_column_text]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