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懷事件的反思

V1paper-vol060-blogger03
老實說,在落筆之前,筆者確實猶疑了一會。

雖然只是小人物,筆者實在不如屈小姐般擁有雄厚的底韻,亦沒有其「行頭」內的知名度。但是,筆者確實擔心一篇小文章得罪了激進派的朋友,以及虛擬世界的各位「大哥」。至於原因……,你懂的﹗

問題是,這種可能是「不必要」的擔心,與泛民朋友以前經常掛有口邊的「寒蟬效應」,有何根本上的區別?這種發展趨勢,對香港是好是壞,還是請手握這種「權力」的人士好好「沉殿」一下。

說回正題,誰是「肖友懷」–這個匿藏在香港9年的內地男童,今年12歲的肖友懷,其外婆聲稱不忍心肖童遭內地父母遺棄,遂於他3歲時由內地帶他來香港,然後一直過非法居留的生活。肖童的外婆因最近看到有類似的個案,小朋友因受不了當中的壓力,選擇了輕生,因此,在向工聯會立法會選員陳婉嫻求助後,決定公開事件,選擇自首,希望換來入境處酌情給予懷仔居留權,可以在港讀書生活。

事件曝光後,一些自稱維護本土權益的人士,跑到協助懷仔的陳婉嫻議員辦事處、協助懷仔作學前能力測試的小學,甚至走到懷仔與外婆的居所示威。他們指摘學校「包容偷渡」、「知法犯法」,認為必須遣返懷仔;又指稱懷仔是「四非」兒童——父母非港人、非在港出生、非法入境,倘若讓這類兒童獲得居港權,只會開壞先例,讓大量內地兒童非法湧入香港,到時後果堪虞。

筆者首先申明,支持入境處按照其專業判斷,以及過往的慣例,來處理懷仔的個案。所謂慣例,說得「白」一點,就是要查清懷仔身世,以及一旦把他遣返內地會否乏人照料,有違其最基本權利。香港基本上是文明社會,以至於部分人經常都將國際標準掛有口邊。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一種首要考慮」,這原則應該適用於懷仔的個案。在政府作出最終決定前,向懷仔發放行街紙,審批居留權期間可獲安排入學,不受威嚇和騷擾,這是懷仔應該受到保障的基本權利。

事件讓人深思的,有多個角度,首先,有人指責人稱嫻姐的陳婉嫻出賣香港人的利益,事實上,任何人向議員求助,都應該得到回應,難道議員應該將求助者拒置門外?我們可以質疑其處理手法,而並非其本心。在今時今日的社會氣氛下,在懷仔事件曝光後,非建制的政治人,「唔踩多腳」已經算是幫手,但是,「出路人」都冷待之,除了說句是基於選舉盤算外,實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有人質疑事件中帶出來了「犯法又如何」的訊息,但是,這樣的理念,究竟誰是始作俑者?其實,就是我們一班甚具法律水平的朋友,當日,「佔中」三子帶出的理念,就是透過作出「和平」的犯法行為,引起社會的討論,只要「自首」就算承擔了責任。今日肖外婆作為,是否就是充分理解了「佔中」三子的高深學問,為普羅大眾就遵守法律這幾個字,帶來新的銓釋。

blogger-banner300x150-009

劉言流語 – 明言

作者簡介

評論

評論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