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欺凌與網絡分享

V1paper-vol060-blogger13

筆者日前看到一宗新聞,新加坡十六歲少年余澎杉被控侮辱李光耀及散布猥褻圖像等罪,在地方法院被判罪成等候判刑,或將面臨三年的刑罰,雖然新加坡人權組織批評裁決與國際人權標準背道而馳,危及言論自由。在網絡的世界中,言論自由是否存在?自由分享發布有沒有界限?發布的內容又有沒有監管?如何界定網絡欺凌?若被發布者沒有提出控訴,法例上又如何保障受網絡欺凌者?余澎杉案在世界中只是冰山一角,但被判罪成,又有著什麼的反思及意義?

台灣女星楊又穎早前自殺,留下遺書提及在工作上遭到欺凌,在網絡上遭到匿名網民閒言閒語,警方指死因與網絡欺凌有關。楊又穎選擇以死作出被欺凌的控訴,令人惋惜。死解決不了問題,也不應該,但以死作出控訴,可想而知,所承受的網絡欺凌,對她的傷害有幾大,雖然死者而已,但請問當時曾作出欺凌留言者,現在良心好受嗎?一句無心或有意的說話,分享及發布的確很簡單,但有沒有想過對別人的傷害有幾深。

香港最近內地無證男童「懷仔」,其曾報讀的學校被激進派貼大字報,一名在校門外的女學生向傳媒鏡頭前哭訴,在網絡上被無限「改圖」,二次創作看似創意無限,十分有趣,但請大家退後一步想想,轉換角色看看,若該女學生是自己或自己的孩子,有何感受?你會一笑置之,真的無所謂?女同學不論是真心顯露,還是被人利用,但只是一個小學生,是否需要各網絡朋友大費周張的不斷改圖及招來攻擊。筆者不是在討論「懷仔」事件的對錯及政府當局解決是否恰當。政客作為公眾人物被外界批評,看似也合情合理,但作為市民的女學生,是否應受網友們此般對待。請各位三思而行。

網絡上的各種毒舌攻擊是網絡的致命武器,也是有力的武器,是一把雙面刃。攻擊他人,得到了一刻快感,獲得很多個的「讚好」,但是若用此運用於其他地方,包括影響身邊人、監察社會及政府,為不平事情作出回應及反擊,這才網絡的真正力量。

blogger-banner300x150-026

雅言雜 – 林雅惠

作者簡介

投身傳媒工作十多年,專注電視新聞節目製作,興趣政治及文化研究,幕前幕後都做過,近年兼職投身教育界作育英才。與不同政界及社會人士打滾的日子中,領略到各樣的亂局紛爭,都離不開政治與文化,想拆局,洞悉一點也不難。

評論

評論

About